□許陽
  三月海邊的空氣有些濕冷,太陽還沒照到院子里,院子里石榴樹上小小的果實靜靜地掛在原來的位置,我的面前是一大筐全麥切片麵包,一碟黃油、腌漬橄欖、黃瓜、新鮮橙子、果醬、切片奶酪、山羊奶酪,多多少少也擺滿了一桌。嗯,這個時候我所在的方位正是土耳其南部的老城,安塔利亞,地中海邊。不是什麼高檔的海濱酒店,而只是一個老城裡的普通小旅館,一頓豐盛的早餐,成了旅長灘島途中一睜眼的第一個期待。
  在土耳其一共9天的旅程上,我使出了最大的勁兒去熱愛這裡的各種全麥麵包,或圓或長、外硬內軟的麵包,嚼勁十足,在臉頰感到些許酸痛之前,能在唇舌之間緩慢溢出濃濃的麥芽香。當然,在土耳其,麵包們不但出現在早餐,也出現在午餐和晚餐,就是所謂的佐餐麵包。可每次我都需要用最大的毅力,忍住不去撕扯更多的麵包塞進嘴裡,不至於主菜上的時候已經飽了。一個夜車到達的早上,放下行李之後第一件事就是鑽進街邊最近的麵包店,讓一頓有新鮮的當地麵包的早餐來撫慰一下我疲憊困頓的心。我們運氣很好,剛好碰上送貨大叔來送麵包,各種形狀各種大小,烤得蓬蓬硬硬的焦黃色麵團們,被裝在筐餐飲設備推薦中,一筐筐被搬到櫃臺內。我指著一個長得像五瓣花的大麵包說Flower!女店主點點頭,對,這就叫Flower。我得意地端起新煮的咖啡,以45°角半弓著身子盯著櫥窗里的麵包,眨巴眨巴眼睛盯著老闆娘,“給我們介紹一下吧”。畫著濃重眼線的老闆娘開始如數家珍,“這是甜的,花生醬夾心;這是火腿餡兒的;這是芝士肉餡兒口味,這是芝士火腿……我們最愛乳酪芝士了!”既然想要深入當地又怎能不親自體驗呢,我指著一塊兒芝士快要溢出的咸麵包說,“就它了!”然後心滿意足地就著咖啡坐到麵包店的窄窄的窗前。
  3月的伊斯坦布爾陰雨綿綿,我和同伴打著傘低著頭,在藍色清真寺側面的廣場打轉,冷得瑟瑟發抖的我們,為了想買一杯熱飲取暖,走進一個不起眼沒有人的小店,指著單薄的塑封的菜單,對幾乎不會講英文的大叔老闆說,我要一杯土耳其咖啡。然後,大叔打開旁邊已經燒得黑黑的爐竈,端上一個已經燒得變形底部變黑了的梯形咖啡壺,放在小小的爐竈上,咕嘟咕嘟的熱氣不一會兒就翻滾上來,泛著濃郁的原始咖啡香。轉眼,一個小瓷杯被斟滿,棕黑而又渾濁的咖啡原液被端到了我們面前——要知道,土耳其咖啡不用過濾的,連著帶有絲絲土腥味兒的咖啡粉們一併倒入杯中,這才是最地道的喝法。咂摸了一口,我差點把自己嗆到,只好用手捂著杯口,等著咖啡粉末們慢慢沉澱,然後一飲而盡。香濃的咖啡味在我的心中瀰漫了很久,讓我在這個陰雨的早吳哥窟晨莫名地振奮起來。(據《環球時報》)
  (原標題:麵包咖啡負債整合溢滿土耳其風情)
創作者介紹

生日蛋糕

ay09ayah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