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關時刻,去誰家過年是讓北漂夫妻緊張的話題。
  去婆家過年,自要收斂起在家做女主人的Style,當回低眉順眼的孝順小媳婦。除夕夜一定是在蒸汽騰騰的廚房,剝蔥剝蒜,和麵剁餃子餡,還要切盤香腸、拌個涼菜,給公公、舅舅、哥哥們當下酒菜。而那個平時自稱二十四孝的老公,這時必然像撒旦附體,變成了頤指氣使的大醜怪。
  做了多年的媳婦,對這個場景已經習以為常、見怪不怪了,知道只要初五一過,返京的火車駛出站台,公公、婆婆、舅舅、哥哥們的身影在積雪的站臺上越來越小以至於看不見,撒旦立刻離去,大醜怪變回二十四孝老公,巴巴地去給老婆打開水泡方便面,於是世界太平了。
  剛結婚那會兒,還不懂這是個過節必然的流程,自己擰巴,連累大家也跟著擰巴。結婚後的第一個春節,第一次離家過除夕,和婆婆在廚房忙活年夜飯。聽著客廳里的歡聲笑語,想著出嫁前,自己一定是坐在客廳里嗑著瓜子、啃著凍梨凍柿子看春晚的那一個。爸爸張羅的年夜飯,一定有自己最愛吃的雞蛋炒蒜苗和肉炒木耳,半夜的那頓餃子也一定是自己最愛的韭菜雞蛋大蝦餡。如今給內蒙古人當了媳婦,飯桌上都是吃不慣的牛羊肉,餃子也是羊肉胡蘿蔔餡,一口下去,羊油會順著嘴角流下來,滴進調料碟,一會兒就凝成白花花一片。別人都大快朵頤,稱贊這羊肉夠肥夠香,只有自己食不下咽、肚子空空。
  還是那個除夕夜,菜上齊了,大家在客廳圍坐喝酒唱歌,只有新媳婦一個人在廚房煮羊肉餡餃子。當窗外噼里啪啦的爆竹聲漸漸響起來,眼淚開始在眼眶裡打轉。從進到家門就已經變身的大醜怪已經被52度的蒙古王醉昏了頭腦,甚至忘了自己還有個媳婦。只聽到飯桌上大醜怪唱得最多,笑聲最亮,“別人想不到我也還罷了,連你都把我忘了。”眼淚終於忍不住撲簌簌掉了下來。最終還是舅舅想了起來:“我們的新媳婦怎麼還不上桌?”老公的小外甥蹦蹦跳跳來廚房,不管不顧把紅著眼圈的我拉進客廳。婆婆指揮眾人挪位置在大醜怪身邊騰出一塊空地兒,插進一把椅子。醉眼朦朧的大醜怪甚至沒發現身邊人的臉色不對,竟然說:“媳婦,大家都唱歌了,你也唱一個。”唱就唱,張嘴就是“世上只有媽媽好,有媽的孩子像個寶……”眼淚再次掉下來。一霎時,餐桌上的氣氛突然尷尬起來,窗外的爆竹聲變得異常響亮,婆婆喃喃自語:“這是想家了!”
  感謝此時在電視里出場的本山大叔轉移了大家的註意力,大醜怪的酒也醒了幾分……
  自此和回家就變身的大醜怪達成君子協議:回家過年,婆家娘家一年一輪換。後來再回婆家過年,抱著“就忍這幾天”的念頭,只幹活、少吃飯,自然心順了不少,給自己先下一碗雞蛋掛麵吃飽,然後在廚房忙年夜飯也能哼起歌來。等到小叔子也帶回新媳婦過年,自己成了大嫂,心氣兒自然又有不同,興緻勃勃地給新媳婦示範如何做乖順的兒媳,如何對變身醜怪的老公視而不見。
  去年春節,把公婆和娘家爹媽都接到北京來過年,我的地盤我做主:年夜飯定在酒店吃,除夕晚上包韭菜餡餃子,初一再燉牛羊肉。作為女主人雖然忙累,但快樂也是加倍的,大醜怪沒有變身,二十四孝老公一直都在。  (原標題:新媳婦一個人在廚房)
創作者介紹

生日蛋糕

ay09ayahe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